看眉如黛的文這倒不是第一篇,第一篇是《花開不記年》

但因為這反而是最近看的因此先寫。

其實滿喜歡這篇了,

重點是在前不久看完《曾許諾》與《長相思》後看到這篇,

總是有點比較舒暢了。

不然都是悲劇收尾誰能夠接受啊唉!

 

 

書名:君不語

作者:眉如黛

出版社:鮮網文化

  

文案:

 江邊縛妖的前塵、不語癡迷的今生,

 究竟是誰忘了誰?

為了再見死去的故人一面,蛇妖三千年修禪不語,

 卻終究被心魔反噬,陷入迷障。

 而自己,不過是蛇妖順手救下的平凡人類,

 從恩情到戀慕,一年年無法克制地加深,

 明知蛇妖心中不會有他的位置,

 卻依然奮不顧身地進入心魔幻境。

 然而,焚心蝕骨的執念,在幻境中被赤裸裸地撕開,

 血淚鑄就的悔恨羈絆,更讓他痛不欲生。

 前世塵緣難斷,今生痴念沓來,

什麼情愛,什麼恩仇,難道終究只是一場空?

 

 

 

劇情節奏:

劇情設計:◆◇

角色設計:

文筆:

私心喜愛程度:

以上評分僅代表本人立場

 

為什麼會跑來看眉如黛的文,不是因為有人跟我推薦她或什麼,

只是剛好介於一個想要看個短一點的小說,故事不要太浩大,篇幅不要太長,

主軸簡單就好的小說的時期,

因為前不久看完桐華的《山經海記》的《曾許諾》和《長相思》,

其實有點疲憊,看完已經兩個星期了卻仍是容易陷入那種像是泥沼的感覺中,

所以我想要一篇簡單的小說來稍稍撫平,

剛好看到自己之前給《花開不記年》作的筆記,因此想說乾脆來找這個作者好了。

於是看了大概的篇幅和封面還有簡介就決定是這本了。

 

雖然看完有看到有人說他哭個不停,

對我來說還好,可是我承認對於裡面三人之間看似簡單卻又糾葛的愛憎恩怨,

我卻也稍稍心疼了些。

 

主角其實才三個(甚至可以說幾乎沒有配角可言):常洪嘉、魏晴嵐、宏嘉

而故事大概一本一般小說的長度,

但是整本書下來卻幾乎沒有任何空閒,

不是說沒有休息與甜蜜,而是那種讓人不會放空或是僅以無聊的對話填塞,

常洪嘉剛開始與蛇的對話、他一心一意的觀看、明明沒什麼能力卻不願放手寧可犧牲性命的執著,

還有那幅偷偷把那個人名字藏進去的畫,

很簡單的劇情卻讓人深刻地體會到常洪嘉對那個人深切的渴望與情意,

然而也因此相對應的是魏晴嵐對宏嘉和尚的堅定不移,

明知道是幻境卻寧可耽溺不肯醒來、為了對方而持續的讀經念佛,

還有那堅持了三千年的閉口禪,

如果說我們心疼常洪嘉身為一個人類苦苦愛著一個蛇妖魏晴嵐,

那又怎麼可能不心疼魏晴嵐身為一個蛇妖卻癡癡戀著一個宏嘉和尚?

我想這整篇故事最扣人心弦的就是這個部份了,

兩份單戀,要怎麼樣才能走到相交的盡頭?

 

故事中穿插著很多偈語與佛經的內容,

卻也映襯得很好,其實看似放不下的,

都是一份感情的貪嗔癡在作祟,

壽命有盡、山河會改,有什麼東西到頭來不是一場空呢?

只是看不穿、參不透罷了。

尤其最後的真相一出來,

完完全全可以體會到那份震撼與疼痛,

如果看穿了參透了,是不是就不會再受這份焚心蝕骨的疼痛折磨?

也許最痛的不是愛而不得,你看常洪嘉不是二十年來牽牽掛掛卻仍是得不到愛嗎?

也許最疼的不是忘卻不能,你看魏晴嵐不是三千年來惦惦念念都還是無法忘懷嗎?

對愛來說最有殺傷力的,不是曾經痛過疼過,

而是當你對自己的愛充滿堅持的時候,卻發現根本都是一頭空。

你的堅持是空,你的愛恨是空,你的執著是空,

你的回憶是空,你的被愛是空,

你當初以為的美好或是痛苦竟然都是空,

不僅是愛人的美好,連為愛所受的痛苦都是空,都沒有意義。

如果走到這種地步,那麼一個生命,又是為了什麼而存在的呢?

書中的句子也幾乎都跟佛緣、斷絕塵念有關。

 

 

江邊相逢,佛珠縛妖,俱是甘之如飴的舊夢;

心魔叢生,夢魘深種,俱是故人若即若離的音容;

閉口不語,獨居深谷,怀揣離愁別緒,卻又無從傾訴,

眼見著星辰歲月似轉蓬,還一直心心念念地記得舊事,究竟算誰忘了誰? 

 

──二十九章

 

 

魏晴嵐發現自己沒有被推開,又是展顏一笑,恨不得露出十二分色相,牢牢綁住了這人。

手有些發抖,幸好常洪嘉看不穿。

片刻間的生死,蛛絲上的盟約,揉在燭芯裡越燃越短的緣,

太冷的人世,太易涼的茶,太執著的人,幸好他看不穿。

──三十六章

 

明明早有準備,可環顧四周,發現毫無改變的時候,還是陷入了徹骨的寒意中。

既然如此,三千年禁語為得什麼呢,吃齋念佛、修生養性為得什麼呢?

獨自一人活了這麼久,無人攙扶、隨行、交談,不知終點在何處,晝夜不停地往前走著,

以為總有一天能追上光陰,伸手一抓就能抓到故人,卻原來都是空。

 

那妖怪身形一晃,耳邊仿佛聽見數千年前和尚說法的聲音。

什麼因緣和合,泡影之上,什麼情長恨短,夢幻之間,

還有什麼朝露易乾,閃電瞬逝,世間緣法,大多如此……

 

“你不是說,情如露電嗎……”

 四周寂靜,只聽見這妖怪茫然地問著。

 “為何,我未曾忘過?”

 

石洞空曠,一句出口,四面八方都是回音,似乎有無數個人開口在問,

想不明白──如果真有淡如水的恩義,輕如紙的聚散,為何他未曾忘過?

 

三千年中,每一年、每一月,每一日,每一夜,悔恨都揮之不去。

難道還有三千年未乾的晨露,三千年悲鳴未絕的雷電,和尚你睜眼看看……

看看我。

 

 

──四十二章

 

 

早知道愛憎會是空,傷離別是空,

原來連故人口中比佛法還大的願力,也是滿眼空花一場虛幻,

一旦撒手西歸就再無迴旋的餘地。

 

 既然都是空,又為了什麼……活了這麼多年? 

 

──四十二章

 

 

體內數千年修為似乎感應到什麼,像決堤一般像消散著,

恨無能為力,恨歲月無盡,恨經聲佛火是滿紙虛話,

在這陣撕裂體膚的劇痛中,連數千年前最愜意的往事都變得痛苦不堪,

只想回到荒山綠野中、蒙昧無知時。

還有什麼……不是空呢?

 

 

──四十二章

 

 這一生最尊敬的、也最痛恨的人,可以為他而死、又恨不得生啖其肉,

所有最熱切也最冰涼的情感,都拜他所賜,把自己一生弄得面目皆非,

那人也屍骨不全,魂魄將散,到底誰比誰辛酸,誰比誰淒涼?

 

──四十八章

 

什麼生死、皮相,什麼赤忱、真心,

如採水底月,似捉樹頭風,攬之不可見,尋之不可窮。

到頭來萬事隨業轉,愛憎寐夢中。

 

都是空,又何必尋呢?

 

 

──四十八章

 

 

 

好像有點太意識流了,我只是在想,如果最後我是魏晴嵐,

這份感情到底是真的存在還是空?

我自己想想,我應該還是會堅持的吧!

雖然只是一場身後局,雖然只是一個身外身,

但認真的付出了感情就是付出了,

當然也幸好,這是言小,不是哲學小說也不是佛經故事,

結局比起高潮的部分有點輕,但配上故事的中心也無不可,

最後僅祝兩人死生契闊,與子成說,白首不分離。

 

 

 


 

那人總是面容如玉,長髮飄揚,

二十三年的陪伴在我心中刻下永遠不朽的印記。

可是我知道,他總是不開口,他總是在沙池中撫琴,

只因為三千年前我不曾經歷過的曾經,

我知道我一輩子都不可能有佛緣,

因為我對那個人的願力比佛法還要強大,

但我不求他回頭看我,我只希望,能夠讓他得到他所期盼的。

就算什麼都得不到,我也不悔。

 

江邊的佛珠縛妖,拘束的從來就不單單是身軀。

那人說我有佛緣,希望可以像地藏王一樣眾生度盡方證菩提,

可是他懂嗎?我要的從來就不是佛緣。

我想要成為人,我只希望可以跟他在一起。

三千年的不語癡念到如今的面目全非,

那人也魄飛魂散無法輪迴,

原來一切,真的全都是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慕痕← 的頭像
→慕痕←

書海無涯,有點懶得回頭

→慕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